陈义芝/叮咚叮咚响不停 - 手机上的社群

名汇国际快讯:

2017-02-06

◎陈义芝图◎焯両黄

手机带在提包、装在口袋,或手持着贴颊倾耳,或目不转瞬地凝视。不只少数人如此,在职场与不在职场的现代人,谁不人手一机,一刻都不离身。

一个新的社群时代降临了

一个新的时代,因为工具的改变而降临!传衍千年的成语有了不同诠释,鸡犬相闻不必是家住得近,透过脸书、LINE、WhatsApp、WeChat,人与人心思相磨蹭,行事相告知,比古代的邻人更时相往来。从此再无所谓空间远近,的确,一个新的社群时代降临了。

天涯若比邻以前是指好友心神相通,现在则是陌生人就在眼前。鱼雁往返,在农业时代要经数周、数月;三十年前即使是工商社会,越洋跨洲也还需十天半月。一纸书信收到,拆封、展读,搁在案上三、五天很正常,想想该如何回覆,每一个字都是心思,然后封缄、投邮,估计送到受信人手中又是十天半月。现在,有了手机、建立了群组,鱼变成数位鱼雷,当你正想轻松一会儿,它叮咚一声教你绷紧神经;当午夜静寂你已合眼,又一声叮咚,教你不知何方神圣来信,看与不看都为难。

鱼来,雁不能不去,这时的雁可能是负伤的雁、生死相许的雁,也可能是带箭怒飞的雁。你一封信不回,对方又来一封,疑惑的语气中夹带着关问,为免对方鱼雷箭连发,你只得鱼雷雁速去,如此没完没了。古人交心一帖可也,现代人要百帖、千帖;古人一往情深在心,现代人证实了有口不一定有心,讨一个赞字何其容易!

社群时代和非社群时代的不同,也显示在眼观四面,耳听八方这一词。这一词的旧题应是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有了报纸刊物、广播电视,人们透过报导,得以关注远方的发生,小我面对的是天下。而今,纸媒不再雄霸,广电也不如手机得宠,四面八方交流的讯息往往只是社群中事,小我与小我相互取暖,社群自封为天下。

四年前,朋友淘汰的iPhone4,转送给我,促我从Nokia传统手机晋升成智慧手机,过了两年他又淘汰了iPhone5送我,我用到现在。最大的便利是可上网看Email,也能Google查资料,像带了一部小电脑。始终没有跟上时代脚步的是不登入脸书,前几年就被人戏说是不要脸的人──不能在多个社群中露自己的脸,少看了很多别人的脸,也漏听了很多小道消息,阻隔了不少朋友的缘,变成一个不感光的人。尽管如此,因为在LINE和WeChat被动加了群组,手机还是整天叮咚叮咚响不停。

或陌生或熟识的人传来一句话,贴来一个图,或转贴一则剪报、一段影音的网址,每一声叮咚都用声响叮你一下。你不得不定时开机、随时收看,有人更用一个@符号连结你的名字,指名要你非看不可。若干形形色色的生活常识也指挥你点阅:什么五分钟治好筋骨酸痛;十分钟让你回春;十三式淋巴排毒操;七招洗净蔬果农药;自制豆浆、精力汤;新年生肖开运法……日前还收到四只大公鸡在麦克风前咯咯喔──咯咯喔地引吭迎鸡年的短片,有主唱鸡、伴唱鸡、伴舞鸡。这一类特意搞笑的制作真多,有的是祝福,有的却是取笑,例如:照片中一位弓着身子的外籍女,在一间有现代瓦斯炉台、电烤箱的厨房地板上,用砖块架了一个灶,烧起一把柴火正在煮饭,标题第一天来台的外佣。逗逗乐子,博君一粲的创意,多半变成浅层笑谑,只为获取OhMyGod、哈哈哈的回应。一大群人浸淫其中,形塑了当代社会的格调。

闲坐一个巴掌大的店仔头

转传的呆子消息也不少,如今午六点后,开LINE要收费$20元/月,先将信息传给十个人,证明你是频繁使用LINE用户,系统会帮你升级,否则你的帐号将被删除;昨日凌晨,光良县的一个小山村发生一件怪事,一只母猪居然生下八个男婴……当然也有导盲犬回家、棒球场上的人性光辉、爱心义卖、小提琴与小号的深情对话、钢琴神童、连续剧主题曲集成等分享内容,令人回味。有人热心宣导什么是诈骗手法,好意提醒哪些是攻击电脑和手机的图片,也有警惕的正面效果。

通常,LINE上传的人生格言、政治话题,我大多略过,一旦盯着看,一个钟头很快耗去,闲言闲语、斗气观点,像置身在街头市集,徒乱人意,不如看纸本书能召唤真正的思想。

手机社群好比社区居家,有的嘈杂,有的静谧。古人择邻搬迁,现代人要搬更容易。我的LINE群组中最高级的,当属古典音乐欣赏班,全与音乐相关,无一杂讯。曾经有人抱怨舒曼的交响曲不如他徒弟布拉姆斯,随即有人回应舒曼的专长是小品,从YouTube连结了舒曼的〈儿时情景〉;有人一看是霍洛维兹八十二岁在莫斯科的演出,即兴感慨跟许多俄国音乐家一样,霍洛维兹在俄国受音乐教育,成名后移居美国,在美国发光发亮……于是年轻时的霍洛维兹、吐舌头的霍洛维兹、登上《Time》的霍洛维兹,一系列照片全出炉了,神情各异,真有看头。

冬至那天,有人推荐:今天是不像冬天的冬至,来听Piazzolla的〈冬〉;耶诞节前有人推荐院线片《LaLaLand》的主题曲〈星光之城〉……有人找出将圆周率谱成的钢琴曲,有人立刻又找出另一版本,是华尔滋三步曲。台湾时间元旦晚上6时15分至8时45分,台视财经台将转播2017维也纳新年音乐会,这是我执笔此刻,手机介面进来的最新讯息。啊,感谢我认得与不认得的群组乐迷,不断提供的音乐享受!

诗人吴晟写过〈店仔头〉,谈台湾农村的聚会场所,村民聚在店仔头闲坐,难免会讲东讲西,或者就农事交换意见,或者就时事发些议论,或者就村内发生的事件,品评一番,大家不拘形式,不论话题的交谈,谁都可以任意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看法。现在,时代变了,农村景况不再,榕树下摆上几张条椅的店仔头消失了,新的聚会场所被一个巴掌大的智慧手机收编了。

网友或称乡民,我原以为是仍眷念着农村百姓那种直来直往温暖热络的心灵,后来发觉语意出入极大,此乡绝非彼乡,语言文字满天飞,多的是鹰爪功、毒砂掌,还有腾空飞来的无影脚。●

图◎焯両黄

本文遵守CreativeCommons协议,您可以自由复制、发行、展览、表演、放映、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本作品,但请按照如下方式进行署名:
原文首发:
原文链接:http://jih360.com/si/201702/8.html
发表评论:

*

*